www.satpro.com @让卫星宽带连接更便捷
首页 - 新闻动态

商业资本与商业航天的可为与不为

2019-03-29 / 阅读次数:485

转自 | 卫星与网络

作者 | 李刚 郭朝晖

最近,再次传出了民用火箭公司发射失败的消息。对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预料之中、情理之中。历数国内部分商业火箭公司的研发和试验过程,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点,就是一个“急”字。

这个“急”,“急”的是争所谓国内第一、所谓世界第三…… 而争这些的真实意义与价值到底是什么?在这些“国内第一”、“世界第三”的新闻稿背后,除了刺激一下爱追一时热闹的资本,对商业航天本身的发展意义到底几何?投身其中的资本,到底该如何定位?

6年、11年,时间只是面上的差距

在多数商业资本投入的项目中,都有着比较苛刻的退出时间要求。比如说三年之后企业上市,资本通过出售股权实现盈利。这对于那些技术水平低、研发难度小的产业来说是可以做到的,对很多技术成熟、产品成型的行业更没有什么大的难题。但是对商业航天来说,显然主要的玩法,就不现实了。

或许有人会问,无论运载火箭还是应用卫星,都已经是国家队运行几十年的东西。如果能够从体制内招揽人才,制造一枚小型火箭还不是手到擒来,三年时间,不就够了吗?

不,我们告诉你:不够!

为什么?

火箭科学有它自身的规律。不经过完整的设计、试验、验证流程,不把所有技术问题吃透,火箭是一定会掉下来的。这是所有航天国家的所有航天机构在过去数十年的科研实践中,共同总结出来的血泪教训。采用新技术的火箭,从立项到首次飞行,几乎都需要超过20年的时间。即使采用成熟技术的火箭能够缩短一些周期,但也不是三年之内就可以放飞的。马斯克在2002年成立公司,2006年匆忙发射第一枚猎鹰一号火箭,结果当场失败。整改两年之后才发射成功。火箭实验室公司的定位更接近于国内现有民营火箭公司,这家企业在2006年创建,用了11年的时间,才从探空火箭逐步发展到“电子”小型火箭,但首次发射也遭遇失败,直到2018年1月才首射成功。

由此可见,进度最快的马斯克也用了6年时间才实现第一次成功发射。而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还是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马斯克有庞大自有资金,还拥有天才式的筹款能力和营销能力;二,马斯克在技术和设施上得到了NASA的大力支持,还能从破产的传统航天企业大量抄底优秀人才,迅速组建起完整的技术队伍。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火箭实验室公司,其创始人贝克在筹款和营销方面的能力比较平常,靠的是贵人相助和政府支持。在技术上,贝克完全依靠个人努力,从零开始研发——实际上,如果把贝克在打工时期自制小型发动机的历史算进去,他从创业到首次发射“电子”的历史远不止11年。我们认为,火箭实验室公司的发展历程更适合于作为国内民营火箭公司的对照物。

干火箭,不是噱头,而应该胸怀敬畏

资本如果真对商业航天感兴趣,需要先面对并谨记这样一个事实:火箭不是黄金也不是地产,不管是国企制造还是民企制造,火箭都要在变化不定的气流中穿透大气层,把卫星或者飞船准确地送到预定轨道上。工程与科学的原则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不会对民营企业有所优待。如果不吃透技术,带着疑点或者说,带着足够的敬畏之心,多方验证后再上天,再昂贵的火箭在急于求成面前,都会变成一堆废铁。

新型号火箭的早期失败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火箭研制机构,精心设计了打算长期运行的火箭,就能从这堆燃烧的残骸里学习到宝贵的经验和知识,用来改进下一枚火箭,让它的成功率越来越高。马斯克、贝克、布兰森都是这么做的。这也是民营火箭公司唯一正确的发展道路。而投身商业航天的资本,更应该有同样审慎的态度,商业航天投资,不是谈资,真正理性的资本,应该和所投资的企业,共同建立起这样的认知与生死与共的企业文化和发展理念。

然而,令我们一直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就是似乎已经摆在我们面前的另外一种行为模式:资本把自己放在甲方的位置上,在一种傲娇心理和逐利本能驱动下,与所投资的商业航天企业设定了不合理的退出时间表。采取“玩概念”的冒险方式,或者为了推动企业的下一轮融资,后续资本的接盘,或企业的上市,催促技术团队制定不合理的总体设计方案,用外包的发动机拼接不成熟的火箭,然后贸然发射。这样做的结果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火箭一定会化作一团烟火。我们已经看到两次这样的案例了。哪怕真的是某一次,这样拼凑起来的火箭偶然成功了,也不意味着这个火箭设计团队取得成功了。韩国的“罗老”号火箭就是最突出的案例。

韩国为了让自己成为“能发射卫星的国家”,不惜代价从俄罗斯购买一级火箭,配套自己研制的小型固体二级火箭,拼接成“罗老”号火箭,发射自己研制的遥感卫星。前两次全都遭遇失败。第三次倒是发射成功了,然而韩国从此拥有航天发射能力了吗?并没有!韩国并没有得到俄罗斯的火箭技术,第三次发射到现在已经过去了6年,韩国还是造不出完整火箭,连进入低轨道的能力都不曾具备。计划中的卫星发射、探月、自主卫星导航系统都只能是镜花水月了。这其中到底糊弄的是谁?


韩国自研8年的火箭发动机,于2018年12月28日成功进行发射试验,在飞行10分钟后达到209千米的最高亚轨道高度。该发动机未来将被用于正在研发的三级运载火箭KSLV-2上。

航天+,是主动去推动,而不是被动被推动

商业航天是昂贵的事业,需要海量资金的投入。这也是马斯克这个人的价值所在,他用认真的态度制造能用的火箭,向世界展示了一个负责任的行业领袖形象。拥有投资能力的人们因为他而相信,商业航天是一个正在扎实发展的新兴行业,是值得持续投入的,偶然失败是可以宽容和接受的,至于收益,是可以耐心等待的。而这是马斯克用自己的企业文化所对外界诠释的文化。

中国今天的商业资本,似乎都早已经习惯了互联网式的快节奏,浮躁而急于求成;更有不少企业或上市公司,拿建星座当成资本市场的噱头,借此拉高股价,为己牟利;今天的商业资本,也似乎早已经忘记,当年的互联网巨头也经过了艰苦而漫长的创业历程。BAT当中,没有哪一个是在三、五年内变成巨无霸的。哪怕手机游戏的开发也没有那么快。植物大战僵尸的两代之间,也隔了四年的周期。因此,无论商业火箭、商业卫星,还是航天技术转移和应用,都是不能急功近利的。

我们提出航天+模式,恰恰是要把航天传统的文化与厚重,带给各行各业,尤其在国家提出智能制造等高技术发展战略之后,如何用航天的先进模式和多年累积的综合知识与经验等,在规划、设计、研发、生产、质量控制上带动传统产业,一直是大家需要共同努力的重点切入点之一。

如果资本为了尽快退出而催促民营火箭公司采取违反科学规律的行为模式,在烧毁数千万宝贵资金的同时,也在烧蚀“商业航天”这四个字的信用与真正价值!那些扎扎实实搞研发、脚踏实地推动商业航天变革进程的企业和团队,在他们需要资本的扶植时,会因为这些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商业航天企业造成的负面影响而被商业资本敬而远之,从而最终影响商业航天的发展。商业航天行业资本的建立,也将因此而面临更大的困难和更长的周期。因此,仓促而动的后面,并不是简单的一句“失败是成功之母”就可以释然。

这里,我们不妨与大家分享一段某资本高级投资经理关于发射失败影响的分析:

一、于企业本身

1、存量资金,一发火箭打没了,至少几百万~几千万打了水漂,这是企业的直接损失;归零查漏补缺的隐性成本,上百人的团队又要折腾大几个月,而时间、精力、运营,也是不小的成本;

2、团队稳定性:内部会有人质疑或者动摇吧?尤其是那些得不到公司创始人重视的有经验的人;或者急于成功后以此期望改变命运的人;

3、公司业务节奏:一发失败,打乱了企业未来的里程碑节点,整个任务进度、发展进度肯定受影响。就业务拓展而言,其下游大部分企业也是创业公司,造卫星也需要时间和经济成本,发射失败的损失势必导致其对于再次合作的犹豫不决,这对企业的营收预期势必带来一定影响;

4、增量资金(融资):投资人会开始重新审视公司的能力,以前可能会有投资人玩概念,现在被一次次泼冷水。本来干火箭就很烧钱,现在会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行业,对行业的风险特性有更客观的认知。

二、于行业本身

1、竞争格局的改变:这样下去的话,很可能会有一部分创业公司玩不下去了(包括头部公司),宣布失败;

2、行业估值水平:现在的行业估值水平参照的是SpaceX,但大部分的人没有认真研究过SpaceX或者美国商业航天的玩法。SpaceX的估值逻辑不仅在于里程碑事件(关键人家还成功了),关键的还在于其有国防部、NASA的源源不断地订单!

敬畏科学,生死与共

由此可以看出,一个企业的发射失败,不只是这个企业自身的损失这么简单;我们要看到更多深层次的问题:数千万元量级的直接损失加上归零、查漏补缺的过程上百人的团队为此要付出的好几个月,其背后的隐形损失,不仅仅会导致团队内部出现裂痕,一些反对急功近利的专业人士会因此而萌生悔意乃至退意,这些都将是连锁反应;随着后续发射节奏的被打乱,卫星客户的运营节奏的推翻重来,这些企业的信心难免会备受打击。而持观望态度的、资源更强大的投资人,则因此而对商业火箭采取更加谨慎的观望态度,甚至有抽身而去的可能性……

作为一个创业早期的市场,这些都将是致命的。会不会有一些民营火箭公司如同当年的互联网先驱一样死在沙滩上,这样的概率也似乎将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看得到的残酷现实。这一次,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相关数据,但有关专业人士指出,从图像看,一二级应该分离了;但二级发动机点火似乎有些延迟。这也许有两种可能:一是分离有问题,如分离时序不正确或分离方式有问题,造成二级发动机点火后火箭姿态失稳;二是二级发动机采用固定喷管和空气舵控制方式,有可能由于低空分离,动压很大,火箭控不住。总之,不一定是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而应该是设计方案有重大缺陷。很遗憾,不是吗?

商业航天企业可以胆大,可以无畏,但也不能不在这个基础上,秉持严谨和科学的态度;同时,商业航天更要寻找文化契合、诉求一致的资本去合作。那些只是打算赚快钱的商业资本,尤其是那些拿火箭、发射、商业航天等概念作为噱头的商业资本或上市公司,还是不要来搅局。

在商业航天这个领域中,商业资本必须和商业航天企业一起遵守和尊敬科学规律,胸怀敬畏,生死与共。

返回
    星展测控
  • 关于星展
  • 新闻动态
  • 成功案例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产品系列
  • 动中通系列
  • 车载动中通
  • 船载动中通
  • 机载动中通
  • 相控阵天线
  • 惯导稳控
  • 光纤惯导
  • MEMS惯导
  • 路由器
  • 卫星路由器
    • 联系我们
  • 地址: 西安市经开区草滩十路中国电子产业园五号楼6层
    邮编: 710018
    电话: +86-29-88868880
    传真: +86-29-89348169
    邮箱: sales@satpro.com
    • 微信二维码


    股票代码:83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