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0-083-9969

Satellite 2020丨一场价值百亿美元的赌局


一年一度的华盛顿卫星大会又要召开了,今年的Satellite会议将从3月9日持续到3月12日,会议召开的同时,还将举办宏大的展览。今年千域空天将与香港Orbital Gateway Consulting公司继续合作,从美国DC为各位读者带来最前线的Satellite 2020的最新消息。

本文是Orbital Gateway Consulting对最近正在发生的一件热点事件进行的“新视角解读”,鉴于此次会议举办时间恰好这一事件正在进行中,因此不可避免的,这一热点事件也会成为会议各方讨论的焦点话题之一。

“卫星频谱再分配”很可能是大家能想象到的最无聊的话题之一,其无聊程度排进最无聊话题的前十肯定没问题。虽然我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频谱,但是很难让大众去想明白看不见的无线电频谱。但是最近,在全世界,尤其是在美国,频谱使用开始高调进入大众视野。因为要构建5G网络,就要在卫星运营商和移动网络运营商之间重新分配C波段频谱,而这种关注度在我们这个“小众”的卫星行业可谓难得一见,我不禁感叹,卫星行业真的是快速发展起来了。

美国的无线电频谱管理机构FCC为实施卫星频谱再分配设立了接近100亿美元的奖励,还将为替换卫星、清理频谱、大规模铺设5G网络再拨出数十亿美元。而频谱再分配涉及来自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好几家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围绕着潜在的巨大利益而争论不休。

如果你想知道美国未来5G基础设施建设的速度将有多快,或者把这一问题延伸到美国未来远程医疗、自动驾驶汽车和超高速宽带的发展速度有多快,这一切都将取决于卫星C波段频谱再分配之战的结果。而地缘政治更是给这场战争火上浇油。无论是在网络铺设方面(中国正在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还是在应用开发方面,美国5G未来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成为一场与中国的竞赛。


在美国,频谱也是各大公司争夺的对象,而中国也成了最大的“对手”

今天我来打个比方,来说明白“卫星频谱再分配”这个话题。我们都在亲眼目睹一场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牌局,赌注从未如此之高。这场牌局是怎样的?玩家都是谁?玩家会如何下注?

前情提要  –  C频段与5G

大多数人都听说过5G,或者大概了解5G的概念。5G,即第五代无线网络协议,比4G更快速、更智能、更高效,能够支持各种新应用,比如实时远程医疗、自动汽车驾驶等。为了进入5G的世界,我们要建立新的无线网络基础设施,而这个无线网络需要频谱来传输数据。卫星C波段频谱的下行链路频率在3700 MHz至4200 MHz之间,对5G非常适合。

C波段频谱并非刚刚开始使用,目前卫星运营商们正在使用这段C波段频谱。卫星行业在过去几十年中正在从较低C波段向更高的Ku和Ka波段转移,这使得卫星通信运营商C波段业务目前只占全部收入的20%甚至更少,但这并不意味着C波段对卫星通信行业不重要,因为仍然有许多必要的业务、重要的客户和应用类型正在并将持续使用C波段。

为了重新分配C波段频谱以及“清理”卫星C波段频谱给地面移动运营商使用,不同的电信管理部门提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通过拍卖由地面移动运营商支付频谱费用在美国就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方式

在美国,无论是潜在的地面移动市场,还是C波段卫星服务市场都有广阔的前景。在地面移动运营商市场方面,Verizon、AT&T和T-Mobile这些巨无霸企业坐拥3亿移动用户,他们平均每人每月会支付80美元的费用,可想而知这是个多么大的市场;C波段卫星服务市场虽然无法与电信市场相提并论,但是仍然有数百甚至上千个电视频道仍然在使用C波段提供服务。


使用C波段进行的卫星电视业务

面对如此巨大的(潜在)利益,在美国重新分配C波段频谱的过程必然更加复杂、更加激烈。随着卫星通信行业的不断发展,原本一帆风顺的核心业务很可能会走下坡路,被寄予众望的新业务也可能面临风险,因此,卫星运营商们都或多或少寄望于C波段频谱再分配带来的意外之财,并纷纷在C波段频谱上押注。这是C波段频谱重新分配如此复杂的原因之一。

换句话说,如果把C波段频谱重新分配比作一场牌局,那么各个玩家的筹码有多有少,即使输光了回家,面临的后果也不一样。比如,如果Verizon或者AT&T在C波段频谱上多支出20甚至30亿美元,这虽然不是个小数目,但是Verizon或者AT&T怎么也不会在今后五年因为这几十亿美元而破产;但对于他们对面的卫星运营商牌手来说,各个卫星运营商各自要算的帐完全不同,我们下面会详细探讨。

桌 牌

在这场未来无线通信基础设施的牌局中大致有三种参与者——卫星运营商、地面移动网络运营商和FCC。


卫星运营商在牌局持有如此多的筹码,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而卫星运营商面临的风险也可能比以往更大。

Intelsat、SES、Eutelsat和Telesat这全球四大卫星运营商的的年收入总和约为60亿美元,这与地面电信运营商Verizon的年收入相比规模很小,Verizon的年收入规模在1300亿美元量级。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美国地面电信运营商构建5G网络的版图中,这四家卫星运营商持有其中一块重要的拼图,这块重要的拼图也将成为一块昂贵的拼图。

如前文所说的,C波段的频谱对卫星运营商来说仍然很重要,有的地方电视台要使用C波段,有的偏远地区要使用C波段提供自动取款机之类的服务等等。从数十年前开始,卫星运营商就在使用C波段频谱了,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卫星运营商在C波段的先发优势,毕竟要讲究先来后到。

不过,不同的卫星运营商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

在我们牌局的这个比喻里,在这个牌桌首先上有四个常客玩家:

一位美国人,他的组织庞大、资产丰富、卫星众多,但是正在面临巨额债务……我们稍后还会再详细讨论这家卫星运营商;

一位卢森堡人,他的资本雄厚、非常富有,因为担心自己传统的赚钱方式开始走下坡路而进入转型期,不过他即使在牌桌上全输光了也不会破产;

一位法国人,他有点不好相处,稍显易怒,但是经常下对赌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法国式的迷人自信;

还有一位加拿大人,神情坚忍,而且喜怒不行于色,因此让人捉摸不定,他稳扎稳打,下注从不大手大脚。


百亿赌桌上的四位常客玩家

根据FCC的奖励金计划,我们可以这样打比方,赌场给了这四人丰厚的筹码,并告诉他们可以随意下注。

这场牌局中还有地面电信运营商。这些地面电信运营商就像是赌场中出手阔绰的游客。这场牌局是关于目前用于卫星服务的C波段频谱,该频谱对卫星运营商的“价值”其实最终(或者至少大部分将是)将是频谱作为卫星运营商资产的价值。

地面电信运营商肯定是利益相关方,而且在重新分配频谱时要征求他们的意见,但无论是在运营方面,还是在财务方面,这都是他们整体业务中相对较小(但是相对重要)的一部分。因此,在牌桌上,这些阔绰的游客们很可能会输给常客玩家一点钱,但是也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一段开心的赌场旅游时光(也就是得到了这些常客玩家的部分C波段频谱)

最后就是庄家发牌手——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FCC在整个频谱分配过程中一直是一个有趣的参与者。FCC主席Ajit Pai不仅对咖啡杯的品味异于常人(Ajit Pai在公开会议上用超大咖啡杯喝咖啡的照片曾在媒体上格外惹人注目),他对频谱分配的表态也令人惊讶,他非常公开地表示他希望自己在频谱分配过程中的作用越小越好。

刻薄一点说,如果把FCC主席比作发牌手的话,那这个发牌手干的真是太差劲了。


Ajit Pai标志性的超大咖啡杯

目 前 的 牌 局

这场关于C波段频谱再分配的牌局已经打了好几个回合,这几个回合的水平各不相同。在这几个回合里,希望能够使用C波段频谱的实体都与卫星运营商在清理频谱、更换卫星等方面的费用有的已经开始支付,或者即将要开始支付。

卫星运营商目前使用500 MHz的C波段频谱,如果为满足美国5G的发展,为地面5G应用重新规划频谱,就要涉及到其中的280MHz,另外还需要20 MHz做为保护频段以防止干扰,这样总共需要300MHz。也就是说,卫星运营商需要把现有的C波段业务压缩到200MHz的频谱内,这可以通过用新卫星替换现有卫星实现。

卫星运营商、FCC和大多数其他利益相关方都同意对卫星运营商替换新卫星进行财务补偿,这是C波段频谱重新分配的先决条件,非常公平

而且,SES和Intelsat这两个在美国C波段频谱应用最多的卫星运营商还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承诺订购的8颗卫星全部由美国制造商制造,其中几颗甚至可能在SES和Intelsat之间共享。除了更换卫星以外,卫星运营商还需要在其地面C波段天线安装滤波器以防止5G干扰,或为某些站点购买新天线等。这些费用在几轮牌局中也得到了相当普遍的认可,可以予以补偿。

这种多家卫星运营商的和谐氛围最终促成建立了C波段联盟(C-Band Alliance, CBA),这一行业联盟涉及前文提到的四大通信卫星运营商。


Telesat、SES、Intelsat和Eutelsat四家公司CEO组成的CBA

CBA的目标是在C波段频谱重新分配过程中充分代表卫星运营商的利益,但是很快这个任务就因为种种原因变得难以达成。

CBA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其评估的美国300MHz的C波段频谱价值约为430至770亿美元。然而现实情况却有点复杂,SES、Intelsat和Eutelsat的规模大致相当,SES和Intelsat各自的年收入均约为20亿美元,Eutelsat约为14亿美元,然而在美国,SES和Intelsat占有90%以上的C波段市场,而Eutelsat只占5-7%。这意味着,如果出现巨额意外之财(比如430亿美元),Eutelsat将眼看着FCC给两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各150亿美元,而自己只得到区区20亿美元(虽然和其他行业比,这个数额其实也不小)。这只是一个理论的总额,还要除去税额和其他成本,但总而言之,我们可以理解为,虽然是三家规模相当的公司,但是Eutelsat将眼瞅着300亿美元进入两家竞争对手的囊中。

这种不均衡但却很“合理”的激励措施最终导致CBA在2019年底解散,Eutelsat离开了牌桌,缺席了几轮牌局。随后,SES和Intelsat之间也开始出现嫌隙,特别是Intelsat继续强调其美国身份。

虽然Intelsat和SES的法定总部都设在卢森堡,但Intelsat是一个前国际组织,总部设在美国Virginia,将自己定位得更“美国”。尽管SES在美国很有影响力,但在一定程度上与Intelsat形成了鲜明对比,SES显得更加“卢森堡”。Intelsat的这一出,这把频谱分配的牌局变成了动作简明利落的政治械斗(或者说“FCC怎么能向外国企业支付数十亿美元的美国纳税人资金??”)。


Intelsat位于美国Virginia州McLean的总部大楼

有意思的是,一个新的变量又打乱了这场械斗的节奏。Intelsat的投资人突然走进赌场房间,要在牌局间隙与Intelsat谈谈。到目前为止,Intelsat还在靠背后的投资人和债权人在牌局中支撑着。长期以来,Intelsat的债务规模一直很庞大,目前已经达到了150亿美元,这意味着其每年需要支付约10亿美元的利息,而收入却下降到了每年约20亿美元。卫星通信运营商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率(EBITDA margins)非常高,因此他们能有大量现金支付利息,这是Intelsat目前能够持续为其债务融资的唯一原因(公平地说,这也Intelsat债务高的一个原因,行业前期资本支出较高,后期现金流稳定)。

事实上,Intelsat唯一能快速偿还债务的方式就是天上掉下一大笔钱,砸到Virginia的Tysons Corner。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恐怕毫无希望,但C波段频谱带来的这笔“意外之财”却希望满满了。在牌局间隙与Intelsat的谈话中,投资人似乎告知了Intelsat如果输了牌局的更多风险,但同时似乎也是给了Intelsat一些继续下注的勇气,这种情绪反映随后的牌局中,Intelsat股票紧接着暴涨(尽管后来又有所下降)。


Intelsat过去一个月的股票价格,

最高4.62美元,最低2.88美元,接近年度低点

最 后 一 轮

现在C波段重新分配的牌局进行到了最后一轮——卫星运营商的奖励金分配

这是因为FCC认为C波段卫星频谱清除速度将对5G的推进造成一定影响,而C波段卫星频谱清除涉及到卫星运营商采购新卫星、安装滤波器等操作,即使再快这一过程将需要数年时间,为了加快这一过程,FCC提出了这种奖励性的支付结构

这也有些政治色彩——有人说美国必须在技术上保持对中国的领先地位,而5G是保持领先地位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种政治动机是老生常谈的现象。

前面还提到过,FCC还将向卫星运营商支付这一过程产生的其他费用,包括更换卫星、地面终端滤波器等,但这些费用其实绝大部分将流向另一端的卫星制造商和地面设备制造商(因为波音和洛马不会免费建造卫星)。因此,在这一过程中,只有最后一轮的这笔奖励金会成为卫星运营商迄今为止最大的“意外资金”的来源,因为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这都是一笔巨额的免费资金。


CBA在2019年11月向FCC提交的“实施方案”中的时间表

FCC已经给出97亿美元的奖励金数额,将根据卫星运营商达到的目标分两个阶段支付。这97亿美元已经根据卫星运营商在北美拥有的C波段业务量在卫星运营商之间分配,所有运营商的目标日期都是相同的。

到目前为止,业务量最大的还是Intelsat和SES。根据FCC采用的计算公式,Intelsat和SES合计占美国C波段业务的90%以上,其中Intelsat占比略大,约50.1%,SES略小,约40.9%


FCC给出的97亿美元奖励金分配方案

如果在2021年12月5日之前清理100 MHz的频谱,到2023年12月5日之前清理全部300 MHz的频谱,Intelsat和SES将获得48.7亿美元和39.7亿美元的奖励金,如果运营商未在指定时间内完成,付款将逐步减少。拥有5.2%市场份额的Eutelsat将获得5.07亿美元的奖励金,拥有3.5%市场份额的Telesat将获得3.44亿美元,巴西的Embratel Star One占市场的 0.1%,也将获得1500万美元(能够在邻居的牌桌上赢得这些钱已经不错了)。

最终,FCC主席Ajit Pai对牌局上的玩家们说,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已经玩了14个小时了,他都没有时间上厕所休息。因此,上周早些时候,FCC公布了最终频谱清理支付方案(还有其他事项),这场从2月左右开始的牌局还剩下最后几手了。为了推动各方妥协,Ajit Pai采取了一个中立的发牌人通常不会采取的措施:如果牌桌上持有80%筹码的玩家同意砍掉奖金池,就结束牌局的游戏。

2020年3月第一周的FCC公告说,FCC敲定97亿美元的奖励金之后,要在2020年5月29日前与卫星运营商就拟支付奖励金达成协议,而协议必须要得到占市场80%以上的卫星运营商同意

因为SES或者Intelsat的持有率都在20%以上,只要一家投反对票就可能令协议无法达成。庄家发牌人无异于在要求牌桌上的所有玩家都重回此前亲密战友的状态,或者至少要在牌桌上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但是大家不要忘了之前这些玩家们都经历过什么:短平快的械斗、14小时的牌局、突然闯入的投资人、还有各种不和与争端等。

在Ajit Pai宣布牌局进入最后一轮之后,SES和Telesat立即发布新闻稿,表示欢迎这一决定,而Eutelsat则客气地地回复已知悉这一决定,并承诺将“继续密切关注事态发展”,考虑到Eutelsat在这个奖金池里只有5亿美元的份额,因此Eutelsat的这种的回复也在意料之中。

如此一来,Intelsat的决定将成为最终关键的一票。

Intelsat面临150亿美元的债务,这40亿美元的意外之财加上新卫星的额外补偿资金可能会改变局面……但是问题是,这种改变是否能让Intelsat满意,而且Intelsat会不会向FCC或其他运营商施加压力以得到更多资金?如果Intelsat认为40亿美元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其债务带来的窘境,Intelsat也可能会一次把手上的筹码全压上,放手一搏,不成功的话干脆宣布破产,这样一来,5G在美国的推进就会减缓,未来网络基础设施的铺设进程也会减缓(如果站在Intelsat的立场上看,Intelsat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如果Intelsat认为自己的资产没有得到充分补偿,那么通过合法的手段减缓这一进程也是公平的)。

Intelsat要做出的这个决定关系重大,风险可能从来没有这么高过。

全文毕

撰文丨 ©  Orbital Gateway Consulting

翻译丨 ©  杜马翻译

校对丨 ©  蓝天翼

转自丨 ©  千域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