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0-083-9969

Satellite 2020 | 美国太空部队的挑战与机遇


特朗普总统的很多行为都富有争议。

总统及其政府的许多行动都被视为“只关注美国”、“把美国放在第一位”和“使美国更伟大”等。

不过其建立美国太空部队的举措并没有受到太多争议。


2019年2月,美国总统Trump展示其签署的SPD-4 <成立美国太空部队>

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副司令David Thompson中将在SATELLITE 2020上发表了有趣的演讲,介绍了美国太空部队面临的挑战、机遇和战略。


David Thompson 在Satellite 2020的Keynote (Copyright: Via Satellite)

让公众了解太空部队并非易事

特朗普及其政府和越来越多的国家一样,越来越关注太空领域,并在太空领域投入更多努力,但客观的说,美国建立太空部队仍然面临一些挑战。

David Thompson中将的主旨报告以一个故事开始。

Thompson中将说虽然自己并非历史学家,但是他非常喜欢从历史中学习,经常阅读各种非虚构的、历史类的书籍,因为“真实的故事非常有趣,何必还要去读虚构的故事?”。因此关于太空部队的作用,Thompson中将试图从历史中找寻答案。

Thompson中将讲述了美国空军成立的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计划建立一支空军,那时空军还只是陆军的一部分。Thompson中将说,1947年,在刚刚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之后,许多美国人已经清楚地认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的空军力量在欧洲和太平洋战场上的价值和重要性。因此,虽然美国建立空军是一个艰巨的挑战,但普通美国民众对空军的战略重要性和价值都有所了解,空军的建立过程相对容易。


但是,在太空部队的创建过程中,很少有美国民众真正了解太空的战略重要性。Thompson中将认为有两个原因:

第一,上世纪四十年代,美国空军的技术已经到达了非常先进的水平,但是目前我们的太空技术水平仍然不高,某种程度上说,并未达到成立空军时同等的技术水平;

第二,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太空对普通大众来说是“看不见,摸不着”。比如,大多数人在使用导航时可能不会想到自己正在使用卫星。

显然,大多数人也无法理解太空对军事的重要性,例如导弹轨迹的跟踪、部队行动的监视等。因此,在建立太空部队时,Thompson们必须向美国人民展示太空对于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的重要性。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就很难获得公众对太空部队的普遍支持。

Thompson中将在演讲中列举了几个关于太空重要性的例子,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拥有太空实力后的美国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期间的一个数据比较。

Thompson中将提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空军可以在欧洲大陆任何地方出动1000架飞机,每架飞机上携带6至12枚炸弹。这意味着,美国空军都可以向任何地方在一天内投下6000至1,2000枚炸弹。但命中率却极低,6000至1,2000枚炸弹中只有大约100枚会落在距离目标1英里内。到2005年美国空军对利比亚的空袭中,美国一共发射了108枚导弹,在导航卫星的帮助下,许多导弹在飞行过程中调整了飞行路径,最终108枚导弹全部命中目标。”*

Thompson总结道:“在太空技术的帮助下,美国空军的行动更有效率,同时也能将对无辜平民的伤害降到最低。”

商业化是关键

在关于太空部队30分钟的主旨演讲中,我没想到Thompson中将用了1/3的时间在说商业化。

Thompson中将明确表示,虽然美国太空部队是一个军事实体,但太空部队希望能够帮助商业太空公司成长和创新。

太空部队希望鼓励以下几个主要领域的商业创新:

商业卫星通信

商业遥感

国家安全航天发射

SDA的商业应用

未来的商业机会(包括空间态势感知等)


太空部队正在试图更好地利用商业资源,但是这并非易事。

首先,太空行业的某些要素可能要永远由政府或军方管理,因为这些要素并不承载商业功能。

例如卫星导航星座,星座本身永远离不开政府或军方的资助,尽管此后商业公司可以利用卫星导航基础设施开发应用和服务,但星座只能由政府和军方管理。


GPS是美国典型的军事系统,其商业化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其次,美国军方拥有大量空间情报资源,但是无法做到资源优化配置。

例如,太空部队正在从空军中分离出来“另立门户”,但是太空部队和空军许多部门间的职责尚不确定,即使太空部队与空军密切相关,空军也不太可能愿意让其顶尖情报人员去其他部门任职,因此,太空部队可能很难吸引到最顶尖的人才。

兰德公司2020年最新的《A Separate Space》报告中也指出,太空部队必须确定其职责

最后,太空部队对于招募新人的期望不能过高。

Thompson中将说,许多希望加入太空部队的年轻人都希望自己可以获得一段“真实如星球大战”般的经历,而事实并非如此,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加入太空部队并不意味着飞向太空。因此,太空部队要用富有挑战性和成就感的工作吸引最优秀、最有天赋的军事人员和情报人员加盟,同时还要厘清太空部队的职责界限。而商业太空公司往往既能提供更具活力的团队,更具魅力的工作环境,还能提供更好的晋升机会,因此在吸引人才方面更具优势,这对太空部队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我们能从太空部队中学到什么?

结合美国当前所处的时刻,我们再来回顾Thompson中将的演讲,则另有一番意义。美国的政治环境目前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2020年的总统选举结果难以预测,这意味着,在未来1~2年内,我们可能会看到美国在税收、医疗和军费等多个问题上的政策发生重大变化。

然而,无论选举结果如何,太空部队,以及整个太空领域,都会继续发展。太空领域只占军事预算的一小部分,虽然不同政党对太空有不同的看法,但太空的重要性确实与日俱增。

政客们很可能会继续支持太空领域的发展,因此太空部队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仍然是要说服公众需要太空部队。

太空在战略上很重要,但是仍然离绝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很远,因此需要向这些选民们证明纳税人的钱花在太空部队上是值得的。

转自丨千域空天

撰文丨 ©  Blaine Curcio

翻译丨 ©  杜马翻译

编辑丨 ©  will

注:

文中*标注来自Thompson中将的演说,但我们在公开的网络资料中并未找到与之匹配的军事行动。

不过维基百科能查到与之近似的相关记录。

Operation Odyssey Daw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peration_Odyssey_Dawn